021-962583
|
浦发银行集团核心成员企业
企业ABS万亿关口缓行:融资“转标”衔枚疾进
时间:2018-05-2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企业ABS规模增速有所放缓。中基协的数据显示,今年3月底企业ABS存续产品963只,合计规模11861.41亿元,较去年底增加150.69亿元,增幅比例仅为1.29%。不过在资管新规净值化管理、期限匹配的要求下,ABS后续规模仍有望进一步增长。对于企业而言,其通过银行表外融资渠道获得资金的难度增加,标准化的ABS正在成为一些企业的选择。对于银行存量非标资产的回表而言,ABS是方式之一。企业端和资金端的非标转标正在同步开启。(杨志锦)


导读


资管新规提出的监管要求,正在加剧企业通过银行表外融资渠道获得资金的难度,而更加标准化的ABS正在成为一些企业的新融资渠道。ABS后续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容。


企业资产证券化(下称ABS)正在朝着更大的市场体量发展。


5月23日晚,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发布的2018年一季度企业ABS备案情况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121家管理人累计备案的ABS数量已达1235只,涉及发行规模达1.77万亿,存续规模也维持在1万亿以上;不过和2017年相比,企业ABS 的增速正在放缓。


中基协统计显示,企业应收账款为基础资产的ABS增长较为稳健,小额贷款、信托受益权、融资租赁等类金融债权类的产品规模占比则呈下降趋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资管新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提出的监管要求,正在加剧企业通过银行表外融资渠道获得资金的难度,而更加标准化的ABS正在成为一些企业的新融资渠道。此外,亦有部分融资受限企业正在考虑通过ABS进行融资。


业内人士指出,作为结构化融资的ABS在让企业获得资金的同时,并不会增加企业负债率,与当下宏观经济要求的“去杠杆”方向相一致,因此不排除其后续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容。


ABS的万亿关口


站上万亿规模后,企业ABS的增长正有所放缓统计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企业ABS存续产品963只,合计规模11861.41亿元,较去年底增加150.69亿元,增幅比例仅为1.29%。


“一季度有春节因素,发行时间减少了,同时之前产品最终到了清算期。”5月24日,一家汇金系券商固收分析师表示。


除存量规模增长微弱外,季度备案数量和发行规模亦出现了下降。


中基协统计发现,2018年一季度企业ABS共备案确认110只,环比下降38.55%,发行规模为1581.59亿元,同比、环比分别下降3.95%和54.8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小额贷款等监管政策的趋严,或成为企业ABS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


去年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正式下发《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指出通过ABS等渠道的融资规模将被合并计算杠杆率。该通知相当于叫停了小贷公司通过ABS出表循环放贷的模式。


“小贷公司不能靠ABS出表后,发行ABS产品的积极性也会有所下降。”前述固收分析师指出,“因为这部分产品的原始权益人较多是蚂蚁金服等大型互金企业,所以这部分规模的退潮也会对整体市场带来影响。”“以蚂蚁金服电商消费贷款为代表的小额贷款类产品发行规模和数量大幅减少。”中基协亦在统计中指出。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诸多类型的基础资产中,“其他金融债权类产品”增长颇为明显。中基协统计表示,该类产品一季度备案数量17只,规模414.87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保理/信用证类资产、股票质押回购、票据收益权类产品、金融同业资产、融资融券收益权等资产均在该分类项下。


“同业资产、融资融券等产品是这类基础资产的主要类别。”前述固收分析师指出,“一方面金融资产有通过ABS来‘非标转标’的诉求,另一方面券商等机构也在通过ABS来扩容融资规模。”


融资端“转标”


业内人士认为,资管新规使作为直接融资的ABS市场带来更多机会。


“银行的表外非标业务正在受到更大的限制,在银行资金供给不足的情况下,ABS有可能成为企业融资需求的新替代品。”北京一家中型券商ABS业务负责人表示,“对企业来说,ABS有可能提供成本更低的资金,而且融资利率也更加市场化。”“一方面ABS属于标准化产品,银行理财、债券基金投资时监管障碍较小,另一方面ABS是直接融资,也属于政策鼓励的转型方向。”上述ABS业务负责人指出。


不过,上述ABS业务负责人指出,有良好现金流资产的企业往往更适合实现这一转型,并非所有融资主体都适合以ABS方式置换非标。


“企业发ABS的前提必须有拿得出手的资产,比如位置较好的写字楼宇等,在抵押融资受阻的情况下,发ABS就有可能成为一种选择。”前述ABS业务负责人表示,“但轻资产类公司,或者资产受限严重的公司可能也并不适合。”事实上,以ABS融资来代替传统非标融资的案例已经出现。去年底,云南城投(600239.SH)发行了国内首单培育型CMBS(商业房地产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其融资用途正是置换银行非标贷款。


“如果说把非标资产转化成标准化资产是银行端的非标转标,那么企业自主选择通过ABS融资,则可以理解为融资端的非标转标。”前述ABS业务负责人坦言。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部分券商ABS部门正在与银行部门强化合作,挖掘具有“非标转标”融资需求的项目。


“一些银行的客户在资管新规下可能会出现授信规模减少、放款变难的问题,其中不乏一些适合做原始权益人来发行ABS的项目。”华南一家券商ABS业务人士指出,“我们近期就在和一些银行加强在项目端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