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62583
|
浦发银行集团核心成员企业
定向降准支持小微效力调查: 供应链方式存博弈空间
时间:2018-07-06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7月5日,定向降准正式实施,其中2000亿用于支持小微企业。


算上此前多次降准释放的资金,目前对小微定向支持资金近万亿。与此同时,对资金如何真正支持小微的受到高度关注。


多位基层金融从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小微贷款目前绝大多数都是比较合规的,不过也不排除有机构违规。“银行监控手段比较有限,如果多绕几道,再查就很困难了。”交谈中,多位人士都谈到了供应链金融可能成为资金用途变相的渠道之一。一位华中地区股份行负责人称,银行可以通过供应链融资将资金投向小微企业,实则其上游的大企业或房地产企业延长应付账款期限,变相使用贷款。


“定向降准后应该会运用一些措施对定向效应加以保障,如果只是口头或文件要求估计难以达到政策目标。应该有一些具体监管要求。如果政策能够到位,定向降准的初衷是可以实现的。”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称。


万亿支持小微


目前,小微企业融资面临的首要问题往往是银行不愿贷、不敢贷。


“民营小微企业本身风险就高,加上现在是经济逆周期,不良贷款问责力度加大,银行更加不敢随意放款。”甘肃一位村镇银行行长称,“好企业不扩张自然不需要贷款,差企业则更多是借新还旧,银行也不敢放。”为此,央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其中重要一项便是定向降准。此背景下,大家对定向降准资金是否能真实流入小微企业高度关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公开信息梳理,1月普惠金融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4500亿,4月降准置换MLF后新增投放的4000亿资金被要求用于小微企业贷款投放,6月的定向降准也有2000亿用于小微。三次合计约为1.05万亿。此外,部分小微贷款也被纳入MLF担保品范畴等。


有分析人士认为,从历次降准结果来看,“定向”只能做到央行到商业银行这一步,而最终的资金流向,需要加强监管。


浙江地区一位接近监管人士也表示,不论是地方银监局还是央行分支行都不可能监控每一笔贷款的实际用途。“银行会每个月将报表连同合同上报,但现实情况是一个地方龙头企业下面往往控制了多家小公司,小公司是符合小微贷款标准的,那么如果把钱放给小微企业,钱会不会流入到大企业的口袋里,监管很难知道。”“钱怎么用,我们需要客户出一个承诺函,让他按约定用途去用。但如果企业绕弯子很难去查,因为银行的监控手段比较有限:一是看交易流水;二是去现场看企业原材料采购、生产、运营情况等,如果企业多绕几道,把钱转出去,通过第三方转给房企,这个时候再查就很困难了。”一位国有大行客户经理称。


6月下旬,审计署发布的金融机构审计结果显示,部分金融机构小微、涉农等贷款统计不准确,部分业务未完成监管部门考核要求等。其中,某大型银行小微企业贷款统计不准确,涉及金额896.77亿元。


目前,类似问题已被监管层注意。日前,央行行长易纲在全国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各部门要持续推动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对于小微企业和金融机构弄虚作假、骗贷骗补等违法违规行为,要毫不手软、严厉打击,依法依规查处。


“虽然不排除违规可能,但绝大多数企业都是比较合规的。” 前述国有大行客户经理称,“因为大家也怕处罚,如果贷款投放下去,企业违规用于炒股、炒房,这涉及用途不合规,经办业务人员都会受到内部处罚,如果银监发现还会对银行进行处罚,所以没人会故意这么做。”前述村镇银行行长也表示,监管对小微贷款流向监督还是比较严格的,近年违规操作,让小微贷款流入楼市的情况已经少很多了。


警惕供应链金融


“虽然小微贷款明目张胆流入违规领域基本绝迹,但目前在供应链上监管监督力度还比较小,有部分贷款以供应链方式流入违规领域。”前述行长称。


他举例说,比如当地有一座矿山生产石材,某经销商是该矿山下游经销商,符合小微企业标准,该经销商向当地某房企提供建筑石材,该房企又和经销商存在一定关联关系。“经销商需要房企付款后,再向矿山付款。那么银行可以把这笔小微贷款放给这个经销商让其付款给矿山,然后房企和该经销商商量延期付款并贴息,这样相当于房企实际使用了该笔贷款。”一位华中地区股份行负责人也提及供应链融资。他说,南方部分地区银行前期通过向商业保理公司做再保理投放的过桥资金,由于房地产反向保理ABS被叫停出不来,未来银行可以直接向保理商的小微投放贷款,归还再保理过桥资金,既支持了小微,又解了套,贷款最终又通过小微流入房地产公司。成都地区一家建筑材料类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小微企业的角度来看,银行贷款永远是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企业有利润的情况下,银行放贷资金可以替换出分红资金,用于购房、炒股合法合规。


举个例子,公司有流动资金300万,其中有200万要分红,但近期需要资金300万,遇到这种情况可能考虑先用分红资金维持公司运转,但如果这时银行说之前贷款不好办,但现在可以贷300万,那么我们会将贷款拿去维持运转。而分红资金可能用去买房。


“这背后最根本的问题不是银行违规操作,目前房地产、政府平台类贷款都受到严格控制,银行违规操作少很多了。”前述接近监管人士表示。


他认为,根本原因是市域以下实体经济不景气,没有值得投资的东西,企业投资扩张需求停滞但债务压力大增,银行一方面贷款不良增多面临监管问责压力,一方面有钱放不出去选择在金融体系空转。


连平称,定向降准也应该关注它带来的总量变化。今年以来,通过定向降准等方式银行可用资金增加了约2万亿以上,之后随着存款的增长可用资金较过去继续相应增加,总量效应还是很明显的。“结构性效应、总量效应都是定向降准达到的实际效果。”